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702|回复: 1

我的大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8 15: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大学
                        
说到大学,惭愧得很,我没有上过。只是后来参加了成人自学考试取得大专文凭,这不算。
我曾读过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一书,保尔是那一时代的英雄,他的智慧、才干、理想、信念,全是在现实社会中磨练出来的,因此,我说的“我的大学”便是这样的一所大学。
社会是一个大舞台,一个大学堂,一个大熔炉,我们是大舞台上的一个角,大学堂中的一学员,大熔炉里的一火花,我也不例外。社会大学包罗万象,要说的人,要写的事太多了,我自然只能说说与读书相关的事情。
高中毕业,待业在家,心情十分苦闷。1983年德山玻璃厂招工,父亲给我报了名,考数学、语文、政治三科,我得286分,比第二名整整高出100分。当时大哥谭政在玻璃厂任厂办主任,他对我说:“考得很好,如果进厂来,电工和化验员可以选。”父亲说:“化验员好,一身干干净净。”母亲说:“电工好,有一技之长。”我没有听父母的,没去上班去,因为我想当干部。
1984年初,在大街上看到银行招生简章,心喜若狂,我的机会终于等来了。这是银行第一次对外公开招生,城区招27名,我的考试成绩排名第五,顺利地进了银行,当上了干部。
这时高中同班同学龚梅,已参加银行工作好几年了,当她看到红榜上有我的名字,她说:“这个谭杰,是不是我们班上的那个谭杰,他怎么才参加工作呀?”我站在她身后,说:“正是。”她回过头来看见我,我俩相向大笑。
1984年4月15日,到人民银行常德地区中心支行干训班报到集训。全班共有学员60名,宣教科科长杨明浮,班主任老师刘祖培,经过两个半月的集训,我因考评优秀,被留在中心支行。7月8日,我到计划科报到上班,做统计工作。
参加工作头一件想到的事:捞一张文凭。那时可以上“金融职大”,但入职大学习要考地理和历史,我是理科生,无优势可言;另外,我工作很迟,不想再离职读书,于是,我决定参加“自学考试”。我报的是“统计专业”,共11科。我的自学考试很顺利,考一科及格一科,考两科及格两科,都是一次通过,没有不及格的。同事杨业成对我说:“我考《政治经济学》考了五次还没有及格,你怎么一次就及格了,还得了高分。”确实如此,我的《政治经济学》得89分,是全科中得分最高的。11科中有4科上了80分,5科上了70分,只有《高等数学》和《大学语文》得67分。我于1988年4月统计专业毕业,并获市分行500元奖金,我是本行第一个获得此项奖金的人。
为了考试,吃的苦有卖的。一年两次,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每次考试前一个月没日没夜的学习,全身心地投入,大有吃肉不知其味的光景。由于用工得法,便有那“胸有成竹”的感觉。每次走进考场,还没有看试卷就觉得自己过了。走出考场,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过了,很自信。
87年工行开展了评定职称工作,我因为没有获得毕业文凭,没有资格申报。但市政府统计局根据我已完成的学科和我的工作年限,确认我有资格申报初级职称。于是,我向市统计局职称改革办申请。经评审,常德地区统计职称改革领导小组以“关于评审通过谭杰等九位同志具备出任初级统计技术职务资格的通知”(常地职改字[1988]第11号)文件,明确我的助理统计师资格。我把文件拿回单位,单位不承认,不聘用。我当找到省分行主管此项工作的赖科长说理。我问他:
“美国评审的医学博士,中国承不承认?”
“承认。”他说。
“为什么中国政府部门评定的资格,工商银行不承认?”我继续问。
“我们有职称改革办,有自己的专业评审队伍,我们能做,没有委托其它单位评定职称,评了也无效。”他说。
我始终想不通,又无法与他说下去,只好忍气吞声,另找出路。
直到1994年4月,我参加了全国专业技术资格统考,并获得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颁发的“金融专业中级资格证书”。1995年1月18日,被市分行聘任为“经济师”。参加全国统考而获得聘任,我是本行第一人。
1994年-2003年的十年间,只参加过一些短期培训,自己没有特意要学习什么,考什么,只是偶尔读读散文,背背唐诗。这也如江边上散步,有花有水,却不见花,不见水,完全是一种消遣的状态。
2004年,我任市分行电子银行经理,工作很忙的,老实说,我不喜欢这样忙。恰好,省分行成立“内控合规常德中心”,招聘人。我给自己放了8天假,在家复习,结果在全市30多名参考者中,我的成绩名列第一,被借调到省行工作。
起初两年,天天学业务,因为做内控工作,什么都得懂一点。后来熟习了,学习也放松了,多余的时间也不知干什么?到了2008年,我45岁生日那天,无缘无故地伤感起来,大有那“伤心不独为悲秋”,45年徒劳,长为客的感叹。我何曾做过自己的主,我何曾做过自己喜欢的事,都是为他人敲边鼓,做嫁妆。我便下定决心读散文,写散文,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要写散文,谈何容易!做经济工作这么多年,心中的一点点性情早就被这1234567洗刷得干干净净,无处寻觅。但为了我的心,我还得从头再来,从零起步。这年底我写了第一篇散文《怀化印象》,发给省行《金融艺苑》栏。大家反映很好,我很高兴。我计划着:45岁到50岁小学生;50岁到55岁中学生;55岁到60岁大学生;60岁以后就不读书了,练硬笔书法去。我现在52岁了,回头看看,我是沿着当初确定的路线走过来的;这七八年来,我天天在心里督察我自己,以一个小学生求知的欲望,以一个高三学生投入高考的热情和精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七八年来,心中只有散文,别的事情全靠边站;这七八年来,也有一点点收获。《散文时代》杂志执行主编陈章善老师夸奖我:“才情并茂,笔触细腻,耐人寻味”;连续7期发表我的散文:《春》、《冬》、《会人溪》、《十美堂》、《一朵最美丽的花》、《熟读唐诗宋词疑瑕疵》、《德山的夏天》等。陈老师还特意给我起了一个笔名:墨水。我很喜欢。
当初学散文,只是充实生活,打发寂寞,玩玩而已,压根儿没奢望要发表文章。我深知,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业余写手,要在专业杂志上发表文章,比登天还难。但我也深信,只要文章写得好,不愁没地方发表。
我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仍然是“社会大学”低年级的一名学生,毕业的日子,遥遥无期,我喜欢“活到老,学到老”的话。这条路,才走了一小段,我还有好多的书要读,还有好多的文章要写,专心致志,细细体味,渐渐觉悟,写好散文,这便是我的生活的全部。
              2015年5月15日

     
发表于 2020-6-11 08: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样,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最后一批在踣上的上山下乡,不到16岁直接参加工作,后参加了成人自学考试取得法律大专文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