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557|回复: 0

我的初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2 16: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女孩叫潘慧,那年我十二岁,她九岁,我们是邻居。
我家住在三楼西头,她家住在二楼东头,很近。她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她排行第三,小名“三三”。
哥哥潘敏,与我三哥谭德一样大,姐姐潘珍,与我一样大,弟弟潘忠。她的父亲又高又黑又瘦,是电机厂的“八级工”,人家都叫他“潘八级”。这名字喊去喊来却喊成了“潘八鸡”,一个不太雅的名字。她的母亲生得面白,个高,一家人都很和气。
三三像母亲,脸上白里透红,如桃花一般,很好看。我不知怎么一来就喜欢上了她,这其中理由我说不清。我只记得那时每天要看她一眼心里才安。睡觉时,总想她,有时在梦中也想。她呢,虽比我小三岁,可我总觉得她比我还懂事。她看我的时候,眼睛里有异样的光,如电流一般。和我说话,小声小气的,眼睛不看我,像是怕被人听见看见似的。有一段时间,她把我的名字到处写,墙上、树上、地上都有我的名字。我知道是她写的,故意问她,知不知道是谁把我的名字到处写?她说,不知道,随即红着脸转身就跑了。我暗自好笑。
我俩相好应该是“棋为媒”。在我家住的这栋楼的二楼,住着一位在常德市象棋界响当当的人物—熊民安,他连续十年稳坐常德市的头把交椅。在他的影响下,我们那儿下象棋的风气很浓,大人小孩都喜欢。
我常常与小伙伴姜中明下棋,三三的爸爸潘叔经过时留步观战。潘叔发现我下棋有棋路,便参与进来,我们三人打擂台,谁输棋谁下去。局面谁也想不到是这样的:姜胜我,我胜潘,潘胜姜。姜中明老不解,说,那么我下得你赢下他不赢?我暗自笑了,这是我在作怪。我和姜下棋的时候,总是研究新套路,新方法,因而行棋不稳,容易输。但我和潘叔下棋就用擅长的老套路,一步一步走,很谨慎,潘叔若大意便要输。如果姜中明记事的话,这一幕他是应该记得的,但他无论如何也搞不清这其中的原因。
潘叔就很喜欢我,常邀我到他家去下棋。潘姨看到了,说:“你这一老一小的,配神嗒!”潘叔说:“这孩子聪明,有培养前途。”其实,那时我年龄虽小,但我不认同潘叔的这番话,棋下得再好,是不会有前途的。
有一段时间我下棋上了瘾,常常一个人在家拿出象棋摆来摆去。父亲看到后,发了很大的脾气,说:“收起来,做作业,下棋不能当饭吃!”我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说来也怪,我在三三家下棋有好几次,却从来没有赢过一回,这叫潘叔很失望。主要是我在下棋的时候有心事。三三在场,我心不静,若没有看见三三,我总以为她在内屋里,或猜想她什么时候回来,这样,我怎么下得好棋。
我家住的楼房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修建的,房子结构很差,每层十户,前面是通走道,楼梯在中间,两边各五户,靠近楼梯的两间稍大一些。楼梯的南面是厨房,北面是厕所,因为没有水,厕所不能用,任意地放满了一些杂物,这楼道被严严地封着,只有从厕所透过一丝丝光,即便是白天也很暗,夜晚就不用说了,楼道里是没有灯的。
三三、姜妹子、文妹子三个人,常常在晚上站在楼道里,有人经过时,她们便发出怪声音,吓唬人。有一次,我经过楼道时,将三三紧紧地抱住,吻了她。幸喜,三三没有大喊大叫,只是用力争脱。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吻女孩子,那晚我兴奋得整夜没有入睡。
第二天见到三三,她像是很生气的样子,不理我。我知道她是在掩饰羞涩,并不是真正生我的气。我也有意不与她说话,有两次,我还主动与姜妹子搭腔不理她,使她感觉到我的“冷漠”和“不在意”。这法子果然灵。有一日,她姐姐对我说:“你怎么不理三三了?她可是向着你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第二天我与她说话了,她很高兴。
从那以后,三三常到我家里来玩,但这小女孩很有心眼,她总是带着伴,不是姜妹子就是文妹子,从不一个人来,我想吻她,想抱她,一直没有了机会。
一日,她在我家时,指着信封上的邮票说:“这邮票很好看!”我便把所有的信封上的邮票全都给了她,有三十多枚。这就是我记忆中,送给三三的唯一的礼物。当时,谁都不知道邮票有收藏价值,根本不是当什么好东西送给她的,只是她喜欢,就送给她。现在来讲,那些邮票还在的话,应该还值一点钱,因为那全都是文革时期的邮票。
我和三三因为住得近,天天看得到,我俩从来没有约过会,如看电影,或单独在一起坐坐,走走。又因实在是太小了,还真不知道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有一种朦胧的意识。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我的初恋!
           2015年10月2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