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557|回复: 0

我这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7 10: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这个人
                     
每一个来到这世界的人,都会从记事起,不断地寻找自己,发现自己,认识自己,不断地追问: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认识自己,了解自己,为什么?宇宙太大,事情太杂,人太自私。
一个人是看不清自己的,他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既然如此,最好不要评价自己,省得闹笑话。所以,我十分反感那些自我感觉很好的人!反感那些表扬和自我表扬相结合的人!
我不评价自己,但我可以把我对一些人,一些事的看法,想法,做法原原本本地写出来,这不犯规。
我在德山长大,我是地地道道的德山人。
我现在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我有我的做人做事的准则:
第一,  大事讲原则,小事看风格;
第二,  尊重领导就是干好本职工作;
第三,  君子之交淡如水。
我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我没有上过大学,在读小学和中学时,有好些老师待我很好。梁辉庭老师常把我叫到他家里去改善生活。姚成功老师常把我叫到一边给我上“政治课”,鼓励我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黎英老师非常信任我,把班上的大事情,都交给我来做。我是一个小个子,可周泽平老师硬要我当体育委员,他说:“你喊操,整个班都有精神。”刘第四老师对我说:“中专不去,你要考重点大学。”这些关怀和信任,我自然是不会忘的。但最叫我不能忘的是一个待我“最不好”的老师。恰恰是这位待我“最不好”的老师,给我的帮助最大。他姓刘,刘若生,三十来岁,教数学。那年初中毕业,他是班主任,我因违反了学校的规定,推荐受过处分的同学上高中,这事可大可小,可刘老师就是抓住不放,上纲上线,并在全班开“批斗会”对我进行帮教。我后悔莫及,痛哭流涕,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生怕自己因此上不了高中。放学后,刘老师把我留下来,语重心长地说:“你是一个聪明人,别犯糊涂,大事讲原则,小事看风格……”这句话我记得一辈子。
1991年,我到房产信贷部上班,当时科里有四人,只有三张新办公桌,科长王志平对我说,办公桌不好分。我说,好分,那张旧的给我。2005年刚到省分行常德内控合规中心工作,我们组有四人,却只有两个U盘,组长李峰(配有电脑)对我说,U盘少了不好分。我说,好分,先给他们,以后有了再给我。像这样的小事情还真不少,我都是这样处理的,简简单单,吃不了好大的亏。大事情当然也是有的。我在房产信贷部工作了七八年,搞过出纳、会计、信贷员(有时我一个人兼做三项工作),可无论在哪个岗位上,我都守规守纪,不越雷池。老实说,那时候要想点歪路子,搞点钱是很容易的,我不搞,大事讲原则。
我是一个听将令的兵,我尊重领导自不必说的,领导交给的工作,尽心尽力地去做,把它做好,这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但每个单位都有那么几个人,天天围着领导转,忙前忙后,我学不来;不但学不来,我很反感,当然,这也仅仅是反感而已,我守我的本分,事事做好了,领导心中自然有数。这些年来,我虽进步迟了一点,但总的来说还顺利。1999年,科长王志平帮我在领导面前说尽了好话,我被提拔为华都大酒店总经理助理;2004年,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李勤行长提拔我为市分行电子银行部经理;2009年,汪纯老总提拔我为省分行常德内控合规中心第二检查组组长;2011年,中心撤销,我回来了,罗致远大哥主动邀请我到信贷管理部做他的副手,最后虽没有成,但他的好意,我不能忘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这些贵人相助,使我一路走来,虽坎坎坷坷,曲曲折折,却一路向前,我十分欣慰,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感谢这些给我帮助的人。
在交友方面,我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以为这样能长久些。因此,我没有十分亲密的朋友。对同事,能帮则帮,能让则让,能忍则忍,和为贵。我有一个老邻居在我们单位当保安,每每躲着我,我则主动和他说话,给他上烟,打招呼,人都是平等的,我不比他高。
在家里,我是一家之主,我有我的一套。我们家每季度开一次家庭会,大家各自说说自己高兴的事和不高兴的事,消除误会。对老婆,我原先还时常和她争吵,恨她不明事理,唠唠叨叨。后来想明白了,同在一个屋檐下,夫妻间没有谁对谁错,弄得那么清清白白干什么?都听她的,由她做主,省事省心。对待女儿,我总是以鼓励为主,和她讲一些大道理,什么“好生活要自己创造”、“自己有才是真的有”等等。女儿读中学时,我对她是管理,听我的;参加工作之前,我是指导,我说的话还得听;结婚后,我只建议,听不听由你。我对女儿开玩笑说:“我的官越当越小了,从司令降到参谋长,又从参谋长降到参谋,真是一个不上进的人。”女儿说:“这是自然规律,不服不行。”我服!我服!
有一次和几个朋友吃饭,不知怎么扯到《红楼梦》上来,有人说:“《红楼梦》有什么好看的。”我当时听后,恨不得用茶杯砸他的头,我不能容忍他没有看懂,便妄加评说。我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没有读《红楼梦》,我真为她惋惜。后来,我又问过十多名大学生,“读过《红楼梦》吗?”他们的回答高度一致“没有”,这叫我很伤心。我老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把我的想法说给老婆听,老婆却说:“萝卜盐菜,各喜各爱,他们读不读,关你屁事?”是的,不关我屁事,话虽如此说,可我还是隐隐地觉得这事与我有关。
我是一个外圆内方的人。别看我整天的说说笑笑,我喜欢独处,独处才能让自己的内心安静。别看我跟谁都说得来,我有我的看法、主张和偏好。
有一年到郴州出差,有位姓刘的同事天天陪着我,我们相处得很好。他特别爱鸟,他走到哪儿都提着鸟笼子,笼子里有一只斑鸠。闲着的时候,他学斑鸠叫,斑鸠就跟着他叫了起来,咕、咕、咕……很好听。我很羡慕他,好兴致。他捉斑鸠有一手,他说:
“去年一共捉了十五只。”
“你有很多斑鸠?”我问,
“没有,只有两只,这一只,家里一只。”
“你捉的斑鸠呢?”
“卖了五只,送人五只,炖了五只。”
“你、你、你,怎么炖了!你这人?”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想不到,一个如此爱鸟的人,竟是如此的狠心,竟把心爱之物炖了,这大大地出乎我的预料。我再也不愿与他多说半句话。
我写过一篇《受降馆》的文章,文中我列举了日本人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细说了日本人死不认罪的丑态,表明了我的立场。一位同事看后,十分好奇地问我:“你怎么那么恨日本人?”听他的问,我无语,眼中却充满泪水。
还有一位朋友,买了一台日本车,我问:
“那么多车,怎么偏要买日本车?”
“日本车性价比高,同性能的车要便宜两三万。”
“你应该知道最近中国和日本在钓鱼岛闹得很凶。”
“知道,我爱国,更爱钱。”
听了他的话,我无语,心里在流血。
我不能说我有多高尚,但我总觉得一个人活在世上,民族气节不能丢,我没有权力要求别人如何做,但我自己要做到。
女儿参加工作,给她二十万购车,只有一个要求:不买日本货!后来女儿对我说:
“爸爸,二十万可以买一台日系好车,但买其它的就不够。”
“再加十万,怎样!”我说,
为了女儿不买日本车,我多支付了十万元。
我是一个念旧守旧怀旧的人。一条老街,会叫我流连忘返;一幅老画,会叫我久久凝视;一栋老屋,会叫我久坐不忍离去。凡是老的、古的、旧的、纯熟的,都叫我爱怜。一双袜子,穿了十年还舍不得丢;一条牛仔裤,穿了二十年还在穿;一部电视机,看了十多年,一修再修,直到没有图像后才买新的。凡我用过的物品,我都不忍舍弃。我到洪江古商城去过三次,为的是看那儿的老街、老屋、老家具。有一位同事对我说,这些破柱子,烂房子有什么好看的。我无语,心凉了一大半。
人到中年,爱上散文,我现在天天读散文,抄散文,写散文,散文是我生活的全部。在这七八年的时间里,我写了六十三篇,我不敢说我的散文如何如何好,但我敢说:读书使我内心强大,生活充实!
说了这么多,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完人,也不是一个坏人,我只想做一个叫人不讨厌的人。我的个性是:在谦虚的人面前,我谦虚;在骄傲的人面前,我骄傲。
                  
                 2016年1月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