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341|回复: 0

一个最仗义的女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1 1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最仗义的女人
                        
年轻的时候总爱管闲事,家里的、单位的、社会的,都爱管。为了一件与己毫不相干的事,也要弄个明白,探个究竟,常常好些天纠结于心,叫我寝食难安。
我对于发生在眼前的事,心中总有一把尺子,总要把它反复度量,分清主次,辨明是非,充当一个裁判,这叫我吃了不少苦头。后来经过的事多了,年岁渐渐大了,棱角也磨得没有了,学会了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观念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一切还原于自然,安于听命,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不生病,神仙的日子也不过如此。如今的我,像一只从大海上归来的小舟,停泊在避风港,看不见风雨,听不见涛声,心绪不见起伏,一切安安静静。
然而,新近有一事,却叫我的心绪翻江倒海似的,不能平静,我被一个叫李玉冰的女子感动得热泪盈眶。
2013年11月15日,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湖南都市—寻情记》有一醒目标题:亲姐妹同时爱上了多情郎。引起了我的好奇。
岳阳市平江县余平乡,有一李姓人家,生有两女:姐姐李玉燕,妹妹李玉冰,她俩相差两岁。同村有一男孩吴迎良,比姐姐稍大,三人从小一起玩耍,一起长大,亲密无间。后来姐姐和吴迎良相爱,父母和妹妹都不知道。一日,吴迎良在外吃酒后,来到李家,家中只有妹妹玉冰。玉冰那年十九岁,情窦初开,也暗暗地爱上了吴迎良。见吴来家,极为殷勤,吴迎良错把妹妹当姐姐,和妹妹发生了性关系。一觉醒来,酒也醒了,发现躺在身边的是妹妹,他质问道:“怎么是你?”妹妹此时向吴迎良表达了爱慕之心。吴迎良却断然拒绝地说:“我爱的是你姐姐,不是你!我们俩是不可能的。”妹妹无语,悄悄拿了些衣物,离家出走了。
李家人回来后,吴迎良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原原本本讲出来,家人为之震惊,姐姐更是无可奈何。她深知吴迎良是老实本分的人,不喝酒,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她也深知吴迎良是爱她的,她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一边是亲妹妹,一边是心上人,亲情与爱情交织在一起,叫她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她原谅了他。两人约定,一定要找到妹妹才完婚。于是,这一家人开始了漫长的寻亲之路。
三次北上,五次南下,历时五年,几乎找遍了妹妹可能落脚的每一个地方,仍杳无音信。这年李父病重,要手术,李父怕下不了手术台,便交待说,你们完婚吧,不然,我不做手术。迫于父亲的压力,李玉燕和吴迎良结了婚。婚后得一女,小名嫣嫣。可是祸从天降,女儿一出生便大病,患“地中海白血病”。医生说,此病唯一根治的办法是骨髓移植,否则,嫣嫣活不过五岁,一家人又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嫣嫣没有一天不吃药,不打针的,家里的积蓄也掏空了。最伤心的是,家人的血液与嫣嫣配型都未成功,这时嫣嫣已两岁。小女孩似乎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吃药不叫苦,打针不叫痛,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妈妈的怀里。一个仅两岁的孩子,这样的乖巧,我不知如何爱怜她。
吴迎良与妻子商量,现在唯一能救女儿嫣嫣的只有妹妹玉冰,他想请求《湖南都市—寻情记》寻找妹妹的下落。起初,妻子不同意,家丑不可外扬。最后玉燕救女心切,抱一线希望,同意了。
《湖南都市—寻情记》在网上发布大量信息,四处打听,寻找。玉冰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带着七岁大的女儿回来了。一进门,母女、姐妹抱头痛哭,只是妹妹与姐夫不说话,姐夫尴尬躲在一边,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和谐。玉燕便对丈夫说:“你要主动给妹妹认个错。”吴迎良来到妹妹房间,泪流满面,一语不发,伸出手来,狠狠地打自己的耳光。妹妹冲过来,抓住姐夫的手,哭说道:“别打了,别打了,事情都过去了,说什么都无用,你们都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过了一会儿,玉冰出来了。
记者:你怎么想到回来的?
玉冰:为了救嫣嫣。
记者:跟你来的小女孩,是你的女儿?
玉冰:是的,是我女儿。
记者:她爸爸怎么没有一起来?
玉冰:她爸爸忙,没有来,下次吧。
记者:七年前,你家里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你现在回来了,怎么看你姐姐?
玉冰:姐姐还是姐姐。
记者:那姐夫呢?
玉冰:姐夫还是姐夫。
记者:家里的人找你找得好苦,你为什么七年之久不回来呢?
玉冰:不是不想回来,时时都在想,我回来会打扰姐姐姐夫的平静生活,所有的错,都由我一个人承担。这回若不是为了救嫣嫣,我永远不会回来,直到死。
看到这里,我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小女子,受了这样大的屈辱,还能如此大度,如此从容,如此理智,这是何等的高尚与伟大啊!这,是友情?是亲情?是爱情?不是;是品格!是道德!是情操!
玉冰到医院抽血与嫣嫣配型,结果也没配上,一家人又陷入了绝望之中。就在这时,玉冰把记者拉到另一房间,说有要事相告。
记者:什么事这样神秘?
玉冰:我带女儿回来,是有考虑的,女儿是姐夫的。
记者:这是怎么回事?
玉冰:事已到此,也不得不说了,救嫣嫣要紧。我离家后,到了深圳,在一位同学那里住下,和她一起打工。开始身体有些不适,总想呕吐,起初以为是水土不合,没有管它,过一段时间会好的。可过了三四个月,仍不见好转,便到医院检查,我怀孕了。医生告诉我,孩子已成型。
记者:当时没想过把孩子打掉?
玉冰:想过,可孩子已经成型,是一个生命,我不忍心。
记者:那你先前说孩子有爸爸,是假的?
玉冰:是的,我现在仍然一人带着孩子。
记者:你一人带着孩子是怎么过来的?这么长的时间,想过给孩子找一个养父吗?
玉冰:自己打工争钱养孩子,日子多了,也习惯了,没什么,只是每到过年的时候,看到人家团聚,心里特别难受。至于找男人,我也想过:一是带着孩子不好找;二是怕找来的男人对孩子不好,也不想找。
话说到这里,记者流出了眼泪,我也流出了眼泪。
遗憾得很,玉冰的女儿与嫣嫣血液配型也未成功,这真是人间的一个大悲剧!
余秋雨说过:“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
看完电视,这一夜我不能入眠,平静了多年的心绪,又不平静起来。
玉冰,一个柔弱的女子,满怀着爱与痛,独自带着女儿,无依无靠,含辛茹苦,度过了漫长的七年,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纯情、善良、勇敢。我万想不到:人类的这种敢爱、敢恨、敢担当的英雄气概;人类的这种忍辱负重、成人之美的高尚情操,竟被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包揽了。我们平常所呼唤的真爱、真情、真美,竟被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演绎得如此的淋漓尽致。
玉冰是崇高的!玉冰是伟大的!面对玉冰,我没有更多的赞美,却有两行热泪。
        
2013年11月2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